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涨 墨 春 秋

钟 国 康 艺 术 宏 扬 襄 理 会 主 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钟国康,寄缶庐主人。一九五七年七月生于广东省湛江市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。羊城晚报《联名得意工作室》、《双子星》专栏作者。新快报《叫醒服务》专栏作者。信息时报《亦兰亭》专栏作者。《东方收藏》杂志编辑委员会委员。为2014年《中国印花税》创作了九枚篆刻主题。zhongzhangna@126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钟国康以这样的方式向文人致敬,文人、石头都要感谢他  

2016-05-25 19:51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钟国康以这样的方式向文人致敬,文人、石头都要感谢他

钟国康以这样的方式向文人致敬,文人、石头都要感谢他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





       谢有顺

       “石为文多招斧凿”,说这话的是朱熹的弟子黄干,这是比较早的咏寿山石的诗,却从另一角度阐明了印石与文人的特殊关系。文人一旦在石头上留下了自己的精神印迹,石头就不再是普通的石头了,而成了一个文化符号。
       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文人创造了石头。
      会稽的王冕自称“煮石山农”,我的朋友钟国康则自书“石德堪师”,挂于厅堂。他一生杀石过万,治印无数,硬是让篆刻这门小众的艺术,在媒体界、文化界弄出了大动静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岭南处处说钟国康,其印也成了文人雅玩之一,收藏其印者,不在少数。
       喜欢钟国康之印作者,文人尤多。他们欣赏国康治印之沉雄大气,不拘章法,那种能在小小印面上做出大文章的气魄,与写诗、作文所追求的境界何其相似!中国能治印者千万,但论到谁为作家治印最多,我想,钟国康当为第一。开始多为朋友向各地作家赠印,后名声传开,爱其印风而主动求印的文人墨客,可谓络绎不绝。像贾平凹、莫言、阿来等诸多名家,最早是我引荐他们与国康结识,但他们用其印后,作文或寄语称赞国康的,皆是肺腑之言。贾平凹是作家中有名的书画家了,二〇〇八年开始用国康的印,至今未换,只因其字与国康的印之间,气息相投,都有苍茫之感。我写字时,也一直用国康的印,用顺手之后,换任何人的印盖上,总觉有所不足。
       好的艺术,似乎都有一种这样的霸气。
        一次偶然的机会,读清代冯承辉的《印学管见》,他里面有这样的描述:“凡一印到手,不可即镌,须凝思细想:若何结字,若何运笔。然后用周身精神砉然奏刀,如风雨骤至,有不可遏之概,其印必妙。”不由惊叹,这说的不正是钟国康么?见过他治印的人,都有“风雨骤至”之感,越是一气呵成之作,有时越是妙绝。无需打稿,放刀直干,任其刀似笔,杀石如同挥毫,不事雕琢,浑然天成,往往只几分钟,便赋予了石头一种特殊的文化生命力。
      点石成金,此之谓也。
      今钟国康把多年所治文人之印,择其部分,编成《当代中国文人印谱》一书印行,一方面重新讲述了文人与印石的故事,另一方面也借这些文人之名号,让我们见识了文字之美,刻刀之神奇。文章要想不朽,很难,名字若要通过石头流传,却要容易得多;而即便这些印石有一天都不知所终了,又有何妨呢,只要这些石头与这些文人相遇过,只要这些汉字以钟国康独有的方式被刻刀书写过,就足以成为一个传说了。
       用文勒石,以石说文,惟篆刻家可为。因此,《当代中国文人印谱》一书的重量,不止于“文人”二字,更在于“印”,在那把见不着却一直高悬的刻刀上。钟国康以这样的方式向文人致敬,不仅文人要感谢他,石头也要感谢他。

        二〇一六年五月十日于中山大学




钟国康以这样的方式向文人致敬,文人、石头都要感谢他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 
钟国康以这样的方式向文人致敬,文人、石头都要感谢他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 
钟国康以这样的方式向文人致敬,文人、石头都要感谢他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 
钟国康以这样的方式向文人致敬,文人、石头都要感谢他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 

 
钟国康以这样的方式向文人致敬,文人、石头都要感谢他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 
钟国康以这样的方式向文人致敬,文人、石头都要感谢他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 
钟国康以这样的方式向文人致敬,文人、石头都要感谢他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 
钟国康以这样的方式向文人致敬,文人、石头都要感谢他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 




       谢有顺

       “石为文多招斧凿”,说这话的是朱熹的弟子黄干,这是比较早的咏寿山石的诗,却从另一角度阐明了印石与文人的特殊关系。文人一旦在石头上留下了自己的精神印迹,石头就不再是普通的石头了,而成了一个文化符号。
       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文人创造了石头。
      会稽的王冕自称“煮石山农”,我的朋友钟国康则自书“石德堪师”,挂于厅堂。他一生杀石过万,治印无数,硬是让篆刻这门小众的艺术,在媒体界、文化界弄出了大动静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岭南处处说钟国康,其印也成了文人雅玩之一,收藏其印者,不在少数。
       喜欢钟国康之印作者,文人尤多。他们欣赏国康治印之沉雄大气,不拘章法,那种能在小小印面上做出大文章的气魄,与写诗、作文所追求的境界何其相似!中国能治印者千万,但论到谁为作家治印最多,我想,钟国康当为第一。开始多为朋友向各地作家赠印,后名声传开,爱其印风而主动求印的文人墨客,可谓络绎不绝。像贾平凹、莫言、阿来等诸多名家,最早是我引荐他们与国康结识,但他们用其印后,作文或寄语称赞国康的,皆是肺腑之言。贾平凹是作家中有名的书画家了,二〇〇八年开始用国康的印,至今未换,只因其字与国康的印之间,气息相投,都有苍茫之感。我写字时,也一直用国康的印,用顺手之后,换任何人的印盖上,总觉有所不足。
       好的艺术,似乎都有一种这样的霸气。
        一次偶然的机会,读清代冯承辉的《印学管见》,他里面有这样的描述:“凡一印到手,不可即镌,须凝思细想:若何结字,若何运笔。然后用周身精神砉然奏刀,如风雨骤至,有不可遏之概,其印必妙。”不由惊叹,这说的不正是钟国康么?见过他治印的人,都有“风雨骤至”之感,越是一气呵成之作,有时越是妙绝。无需打稿,放刀直干,任其刀似笔,杀石如同挥毫,不事雕琢,浑然天成,往往只几分钟,便赋予了石头一种特殊的文化生命力。
      点石成金,此之谓也。
      今钟国康把多年所治文人之印,择其部分,编成《当代中国文人印谱》一书印行,一方面重新讲述了文人与印石的故事,另一方面也借这些文人之名号,让我们见识了文字之美,刻刀之神奇。文章要想不朽,很难,名字若要通过石头流传,却要容易得多;而即便这些印石有一天都不知所终了,又有何妨呢,只要这些石头与这些文人相遇过,只要这些汉字以钟国康独有的方式被刻刀书写过,就足以成为一个传说了。
       用文勒石,以石说文,惟篆刻家可为。因此,《当代中国文人印谱》一书的重量,不止于“文人”二字,更在于“印”,在那把见不着却一直高悬的刻刀上。钟国康以这样的方式向文人致敬,不仅文人要感谢他,石头也要感谢他。

        二〇一六年五月十日于中山大学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