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涨 墨 春 秋

钟 国 康 艺 术 宏 扬 襄 理 会 主 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钟国康,寄缶庐主人。一九五七年七月生于广东省湛江市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。羊城晚报《联名得意工作室》、《双子星》专栏作者。新快报《叫醒服务》专栏作者。信息时报《亦兰亭》专栏作者。《东方收藏》杂志编辑委员会委员。为2014年《中国印花税》创作了九枚篆刻主题。zhongzhangna@126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题写招牌匾额,沙孟海与陆维钊都是高手  

2014-02-03 18:45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题写招牌匾额,沙孟海与陆维钊都是高手     书法家中,有人能创造一种书体,有人能发扬一种书体。陆维钊属前者,沙孟海属后者。但二老有着很多相同的兴趣点,他们都喜作擘窠大字,粗黑劲挺。


     他们的笔墨意趣大于技巧,泼辣生动,气韵直接两汉。他们都是教育家、书画家、篆刻家,同时也是学者。他们都曾在浙江美术学院(今中国美术学院)任教。国康仰慕沙翁之榜书匾额,也仰慕陆翁之“螺扁”及题跋。心慕手追,“玩之不觉为倦,览之莫识其端”,此二人曾是我早年重点研究的对象。


     沙孟海重塑馆阁体


     沙翁之前,大凡招牌匾额,都是圆润丰腴,有如好吃的肥猪肉,但吃多了,一见就腻。中国精英书家之最大贡献,就在于继承传统后而张扬个性,继而以服务社会为己任。沙翁不但能胜任己责,而且还可发扬光大,开万世之风气,无愧是精英书家。


     榜书用于厅房、门额、楼名,与用于山、石、亭、台的各有不同。用于厅房者,奔放甘美即可;用于门额者,严肃稳重;用于楼体、山、石、亭、台之大字,难于结密而无间者最佳;用于展览之体,轻重自如、宽绰而有余地者最为佳。


     沙翁善榜书,尤重金石气韵,饱墨如注,酣畅淋漓,压得住亭台楼阁的钢筋水泥。镇得住钢筋水泥墙体的书法,非谓沙老擘窠大字莫属。


     流行于宫廷馆阁中的、力求典雅庄重的字体,始于宋并盛行于明清,千手雷同,求其佳处,到死无一笔是自己的,世称台阁体或馆阁体。馆阁体充斥在中华大地之亭台楼阁。于是乎,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沙翁横空出世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其动心一变,观念重塑,铸笔墨于斯也。


     仰望沙翁诸匾额,行草篆隶有如信手拈来,又施以金石之坚质。他以大草符号入榜书,简而恰到其分,且紧收中宫,雄健大气,开合取势、参差向背,繁施简笔、简施重笔,灵活多变,行墨犹如铸模注铁水,华滋浑厚,气势扑面,古人无而沙翁有。


     那是一种境界,更是中华一绝,堪称旷世罕见。其书横扫馆阁体近千年里迂腐、僵化、媚俗之风气,其功莫大焉。董其昌云:“渐老渐熟,渐熟渐离,渐离渐近于平淡自然。而浮华刊落矣,姿态横生矣,堂堂大人相独露矣。”此语正可为沙翁壮岁之后之写照也。


     陆维钊招牌匾额同样写得好


“书法先求平正通达,然后再求其变化创造”,“非篆非隶,亦篆亦隶”,“字形固然是扁的,字画结构却遵照许慎旧文而不杜撰”。标新立异,非老笔不能。有非凡之气质、高尚之人格魅力,引领教育,劳心塑师表,成为中国书法硕士研究生导师之先驱,震撼书坛。此便是陆维钊。


     陆先生是一位全面的书家,兼擅甲骨、金文、小篆、隶书、楷书、行书、草书等,几乎无所不能。我读陆先生临王羲之《兰亭序》帖,有如古人在前,那种从容挥洒、沉雄豪迈、清丽和婉、端庄厚重、浑穆苍古、高逸幽雅,令人叹赏、玩味无穷。


宋元人叫做“螺扁”之书,其实只是篆体扁写矣,赋予隶意,多以静态为主。但陆先生所创的这种熔篆、隶、草于一炉的非篆非隶、亦篆亦隶的书体,取隶书结体而以篆书笔意,取篆书笔意而体势呈扁方形,中间多多少少夹杂一些行草气息,字距宽疏而行距窄密,给人一种苍茫野逸、沉浑博大之感。其行笔要比一直宗法李斯、崇尚长体的篆书家要轻松得多。


陆先生那“篆多隶少”(篆占六成、隶占两成、草意占两成)之新体,其实是一种更自由的变体篆书,结字以篆为主,走隶势、草意。其字形固然是扁,但又施以行距拉近、字距拉远之法,有如“满弓待发的箭”,前后左右互生契机。我想为其拟一个更贴切之名:陆氏满弓篆。
     陆维钊的题款也值得一说。以书法例:正文内容为第一夺目点,款和印及纸纹紧跟其后。款和印及纸纹要以不干扰第一夺目点为限。陆先生书法题款最为讲究,其基本是遵循以上法则。例如他的“抽宝剑,缚苍龙”对联,正文大字顶天立地,用于对联能饱满其间,用于招牌匾额能夺目;款字是为正文服务,穿插大字两边,似乎“粗头乱服”,实则极具匠心。款字有如四条飘带,大字抢眼先读,款字印章紧跟其后,纸纹纸色再其后。这样一来,欣赏自然有序了。


     到底什么才靠得住,记得沙老与西泠印社同仁读印学时说:“各位不但要赶上老一辈,还要与古代名人争先后”,“印学是一门比较冷僻的学问,搞不热闹,所以用书画来配合,这是对的。但是我们不能忘记,我们是印社,书画应当配合印学来搞”,“西泠印社这块牌子还很响,这很不容易,应该在学术研究方面多做一些工作。全国印社很多,我们是老大哥,老大哥光年纪大没有用,不把学术研究搞起来不行。光刻刻写写,大家也会搞,这样的老大哥靠不住。”陆维钊曾以肺腑之言嘱咐学生:“不能光埋头写字刻印,首先要紧的是道德学问,少了这个就立不住。古今没有无学问的大书家。”


     到底什么才能让我们靠得住?那该是我们的印学、印文、边款、书法,我们的画,都需一一具有相称的文化内涵。


     一反馆阁体流俗之书家


     沙老、陆老都是一反馆阁体流俗之书家。

     “灵隐寺”三字匾额,“灵”、“隐”两字单独看均难以辨认,但作为传播信息的招牌匾额,应让人一眼就能辨认出来才好。“寺”字美极了。“灵隐寺”三字匾额,没有落款,那是对书者的不尊重,体现出使用者的文化修养有缺陷。


     “杭州苏东坡纪念馆”,整体排版规范,落款大小合适。但“州”字多了三点水,“坡”字右边也交代不清楚,“馆”字左半边部首最好用“舍”字旁。


     “罗汉堂”、“明鉴楼”、“太极殿”、“西泠印社”写得好,但“明鉴楼”款字太小了,且距离排得过远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1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